1. <input id="mtcxz"><li id="mtcxz"><address id="mtcxz"></address></li></input>

          大悲咒快誦網
          大悲咒快誦網
          圣嚴法師108自在語 星云大師講演集 洞山宗旨 清時期曹洞宗在湖南的發展 云門宗禪詩研究
          主頁/ 禪宗文化/ 文章正文

          六個方面帶你認識禪宗

          導讀:禪宗作為漢傳佛教最重要的宗派,從公元五百多年的南北朝時代傳入漢地,一千多年來成就了無數的圣賢,在漫長的傳播過程中完成了純粹、圓滿的佛陀智慧和活潑、簡捷的漢文化教育習慣的奇妙結合,太虛大師贊之為“玄中之玄,妙中之妙”。無論是在人類豐富的文明傳統中,還是在諸佛無窮盡的廣大教海中,禪宗智慧都是極具特殊魅力的。我想從六個方面來介紹一下對于禪宗的認識。一、禪宗的修證特色;二、禪宗...

          六個方面帶你認識禪宗

            禪宗作為漢傳佛教最重要的宗派,從公元五百多年的南北朝時代傳入漢地,一千多年來成就了無數的圣賢,在漫長的傳播過程中完成了純粹、圓滿的佛陀智慧和活潑、簡捷的漢文化教育習慣的奇妙結合,太虛大師贊之為“玄中之玄,妙中之妙”。無論是在人類豐富的文明傳統中,還是在諸佛無窮盡的廣大教海中,禪宗智慧都是極具特殊魅力的。我想從六個方面來介紹一下對于禪宗的認識。一、禪宗的修證特色;二、禪宗的見地;三、禪宗的功夫;四、禪宗的境界;五、生活禪的修行原則;六、關于穩建禪宗的幾點思考。

            《楞伽經》云:“佛語心為宗,無門為法門。”禪宗準確地把握了佛法的要義,“佛說一切法,為度一切心”,令一切眾生明了自己本具的真心是佛陀來人間建立教法的根本目的,所以四祖道信大師講:“百千法門,同歸方寸。河沙妙德,總在心源。”那么,如何才能悟明自心呢?要以無門為法門,古人所謂:“父母所生口,終不為君說。”因為一切可把握的修行體系都有兩面性,都可以成為妄心緣慮和執取的對象,就法門本身而言都不能離開妄心的造作;禪宗不設方便,直接體會和啟發本具真心,最有利于實現“言語道斷,心行處滅”,迅速開啟佛智。很多人認為禪宗的用功很難把握,確實如此,難把握,難入門。但是,一旦于此不可把握的法門能夠準確地契入,便有機會頓悟佛智,這是禪宗的特色。

            禪宗的禪不是禪定的禪,大慧宗杲禪師講“禪乃般若之異名”。禪宗的用功是大乘慧觀法門,稱為“南天竺一乘無得正觀”,不同于其他各宗的次第禪法。所以,六祖大師云:“唯論見性,不論禪定解脫。”禪宗是直取大乘無住涅槃的頓悟法門。

            關于定與慧的關系,六祖大師在《壇經》中講:“定慧一體,不是二。定是慧體,慧是定用。即慧之時定在慧,即定之時慧在定。”在開啟佛智之前,這種定慧等持的功夫在實踐上很難準確地把握,只有在悟道以后的修行中才能真正地做到定慧等持。六祖大師提倡修“般若三昧”,傳統修證體系中的三昧一般多指禪定成就,在大乘佛法的六度法門中,禪波羅蜜和般若波羅蜜是兩大體系,六祖大師提出的“般若三昧”以一相三昧和一行三昧為內涵。什么叫一相三昧呢?能空掉身心世界的差別相,現證法界的平等性,念念與真如相應,是為一相三昧。什么叫一行三昧呢?能在行、住、坐、臥的日常生活中,一切時一切處恒與真如相應。禪宗語錄中所說的定一般都不是指的四禪八定,而是與佛智相應的程度,不是禪波羅蜜,是實相般若的穩定成就。祖師常說:“行住坐臥,不離這個。”永嘉禪師《證道歌》中說:“行亦禪,坐亦禪,語默動靜體安然。”這都是講的禪宗悟后的生命境界。

            關于開悟以后修行定慧等持的功夫,永嘉禪師是這樣表述的:“忘緣之后寂寂,靈知之性歷歷。無記昏昧昭昭,契真本空的的。惺惺寂寂是,無記寂寂非;寂寂惺惺是,亂想惺惺非。”“惺”是明了的意思,“寂”是妄心不起的狀態。心很明晰而又沒有妄念是定慧等持的狀態,徹底遠離了昏沉與散亂的誤區。

            對于四禪八定乃至于無量百千三昧的修證,禪宗是什么態度呢?大慧宗杲禪師講得很清楚,因為無量百千三昧都是以一行三昧為體,一旦一個人能夠開啟了禪宗的智慧,成就了一行三昧,無量百千三昧將不求自得。

          \

            禪宗祖師幾乎不談四禪八定的修行,甚至在悟后的深細用功中會善巧地防止落入傳統的禪定修行的路子上去。云居道膺禪師開悟后到寺院的后山住茅棚,有段時間半個月沒下山用齋,洞山禪師上山去看望他,問他為什么沒有下山用齋,道膺禪師回答說,每天有天人來供養。洞山禪師說,這可不行,你晚上下山來方丈室問話。晚上道膺禪師下山來見洞山禪師,洞山禪師啟發說:“不思善,不思惡,是什么?”道膺禪師領旨回到山上精進地參究,接連幾天,天人來送飯時無法見到于禪定境界心無所住的道膺禪師。

            有人問大慧宗杲禪師:“眉間掛劍時如何?”禪師回答:“血濺梵天。”這是講精微的疑情功夫可以破除色界無明。有人問趙州和尚:“如何是定?”趙州和尚回答:“不定。”學人問:“為什么不定?”趙州和尚回答:“活物,活物。”大禪師成就的是不住定心與散心的大自由境界。有居士曾問虛云老和尚在終南山多日入定是什么境界,虛老回答:“本來非動。”“若有定,即被定魔縛。”這是禪宗歷代祖師對于修習四禪八定的一致態度。

            禪宗是繞過禪定的修證,直取涅槃妙心。先頓入佛智,然后再深入實踐般若智慧。這是禪宗特殊的修證線路。

            “見地”或“見解”在祖師們那里多是指對真如實相的證悟程度。下文所討論的主要是信解層面的正見。

            禪宗一法雖然是“教外別傳”,但以一切大乘經論為學禪的基礎;雖然“不立文字”,但又不是不用文字。古人說:“依文解義,三世佛冤。”同時又講:“離經一字,如同魔說。”禪宗從實踐的角度來學習一切經論,不建立文字層面的知見體系,鮮明地提倡佛法的實踐性。祖師講,所謂教外別傳,實是教內真傳。

            在漢傳佛教的傳統中,祖師們比較重視的經典有《金剛經》、《楞嚴經》、《楞伽經》、《法華經》、《維摩詰經》、《華嚴經》、《大乘起信論》、《肇論》等,這些經論是禪師們經常講到的。歷代禪師的語錄在學禪過程中毫無疑問是最受重視的,禪宗的公案和語錄相當于是祖師們以漢文化習慣的方式來講《中觀》和《百論》,是活的《金剛經》的傳承。除了師師相授之外,諸大乘經論和祖師語錄是禪宗修證的依據。

            六祖大師講:“但持《金剛經》,即得見性。”我們可以依據《金剛經》來討論禪宗的見解?!督饎偨洝酚涗浀氖琼毱刑嵋越饪盏谝坏陌⒘_漢的資質,在佛陀循循善誘的啟發下,證入了大乘實相境界的過程?!秹洝酚涊d的是六祖慧能大師因五祖為講《金剛經》而證入實相,并以活潑簡捷的語言啟發弟子們證入實相智慧的典籍?!读鎵洝肪拖喈斢诹婊勰馨娴摹督饎偨洝?,或者說是《金剛經》的實踐版,這是《壇經》與《金剛經》的關系。如果想了解禪宗的見解,先依《中論》讀懂《金剛經》,再看禪宗語錄就容易了。禪宗是以漢文化教育方式來傳承《金剛經》智慧的佛教傳統。

            整部《金剛經》中佛陀與須菩提討論的是大乘修行的核心秘密。經中講:“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無所住就是不住一切相,不住法相,不住非法相。在修行實踐中,就是不住生死,也不住涅槃。住于生死的是凡夫,住于涅槃的是小乘圣賢,一切不住,成就無依無住的大智慧,這是一切大乘經論的密義。“生其心”就是生起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是以四弘誓愿為內涵的大乘菩提心。發起行愿菩提心是學修《金剛經》的基礎,證入勝義菩提心和無上菩提心是《金剛經》的宗旨。

            《金剛經》中還講:“修一切善法,得成無我。”“修一切善法”就是圓滿地修持六度法門。有人說禪宗是斷見,那是對禪宗的誤解和偏見,是沒有準確地把握《金剛經》的要義。“修一切善法”包括了大乘佛法的一切法門,圓修六度萬行,同時要實證我法二空的智慧。修善行有少有多,有淺有深,有狹有廣,發了菩提心的大乘菩薩要在盡未來際落實一切善行,但其中最為關鍵的是要迅速地啟發我法二空的智慧,證入平等一如的佛智境界,這是《金剛經》的密意所在,禪宗的修證就是在此處著力。

            依《壇經》來理解“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的智慧,可以分為三個層次,六祖大師講:“無念為宗,無相為體,無住為本。”“無念為宗”通俗地講,即是打破邏輯思維的相續心,是對理性的超越,這是禪宗的初關,稱為破本參。禪宗的公案大都是沒有理路的,有理路的就難以啟發對理性的超越。趙州和尚說“狗子無佛性”,可是佛說一切眾生都有佛性,狗子當然也有,這是常識。但是,作為傳佛心印的趙州古佛偏偏堅定地說“狗子無佛性”,這就遠遠超出了我們理性認知的范圍,在這一無理路的問題上不斷地體會參究,當參究的功夫純熟到一定程度時,就有機會完成對思維心的解構,突破禪關。

            “無相為體”首先指的是對一切相的超越,泯一切相,即是“能所雙亡”的境界。禪宗祖師形象地說為“如兩頭泥牛入海,至今一去沒有消息”,又說為“虛空粉碎,大地平沉”。一個證入無相境界的禪師是空一切物的,所以六祖大師講“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依唯識教理來講,就是破盡了遍計所執自性,這是無生法忍的境界。但是到了此處,禪宗剛走了一半,所以六祖大師講:“米熟久矣,猶欠篩在。”他知道這還不是佛智的境界,祖師們稱為“死水不藏龍”。對于剛剛證入無相境界的年輕禪師,祖師會告誡“不可向虛空中釘橛去也”。

            要能夠無相亦不住,才是“無住為本“的要義,有無雙遣。有無雙遣以后,才能夠空有雙照,這是大乘不思議的解脫境界。參禪到此處可以說徹悟了,稱為“發明正見”或“入佛知見”。

            以上是自利門,對于利他來說,《金剛經》中講,要度盡眾生而無所度,這是悲智雙運的境界。“等觀音之慈心,行普賢之愿海。”即是禪宗祖師悟后利生事業的真實寫照。

            首先,一切大小乘的學修都是禪宗修行的基礎?!秹洝分杏涊d,永嘉禪師聞思大乘經論各有師承,然后精修天臺止觀20年;法達禪師誦《法華經》三千余部;智通禪師看《楞伽經》一千余遍;智道禪師覽《涅槃經》十余年等等,這些修行都是參禪的基礎功夫。藥山惟儼禪師見石頭和尚時講:“三藏十二分教某甲粗知,直指人心、見性成佛之旨實未明了,請和尚為說。”德山禪師學禪之前是講《金剛經》的專家;臨濟禪師年輕時嚴持毗尼、博通經論;所以,佛教各宗的學習都是可以成為參禪的基礎。

            “無門為法門”是禪宗特殊的實踐功夫。后來形成默照禪和話頭禪兩種不同風格的實踐傳統。默照禪是先調伏粗重的妄想心,然后再綿密地做返觀己心的參究功夫。達磨祖師講:“外息諸緣,內心無喘,心如墻壁,可以入道。”先用基礎止觀調伏粗重的妄念,然后再生起綿密的疑情功夫,返觀能觀之心。相對來講,話頭禪就比較活潑甚至是暴烈了,當下就要啟發疑情,有時是在棒喝交馳下,不管你是初學人還是老參上座,一頓大棒打下去,逼得疑情頓發。話頭禪和默照禪一個是將軍風格,一個是秀才風格,起疑情則是一樣的。

            禪宗的疑情是大乘無得正觀和行愿菩提心最奇妙的結合。首先參究是有力量的,當下就要見自己真心,見自性真佛,這是菩提心。當下如何見自性佛呢?首先用心思維,以對教理和公案的思維引發不思維的狀態,參禪是不思之思。“思量個不思量的”,這是藥山惟儼禪師對參禪功夫的精妙詮釋。對于人人本具的真心和祖師直傳真心的公案,不知道,想知道,不能想,更不能不想,越體會越令人著迷。在這樣的功夫上不斷地用心,遠離昏沉與妄想的兩邊,使功夫不斷地通向純熟。這種疑情功夫與空有雙遣的大乘涅槃境界極其相近,因與果高度一致,這正是禪宗在實踐上能頓超直入的原因。

            這種慧觀法門中的定的品質又如何體現呢?其定的品質即在疑情的相續之中。讓疑情不斷純熟是關鍵,使其不斷地相續,不落入昏沉和散亂的兩邊。當成熟到能“晝夜不打失”的時候,也就是成就了晝夜相續用功的狀態的時候,止的力量,定的品質,也就成熟了。這是可以練習著不斷地去接近的,當功夫能穩定地保持相續的時候,磕著碰著都可能引發對無明分別的頓斷。

            有人說參話頭參到定的品質與未到地定相當的時候,才有機會破參,這是一般的說法。事實上,由于每個人過去生的善根不可思議,學人未必都要有良好的戒定慧的功行基礎才可以開悟。比如說石鞏慧藏禪師,他本是個獵人,而且反感出家人,在追逐獵物的時候路過馬祖大師的草庵,在馬祖大師的啟發下手上還拿著弓箭就開悟了。在見馬祖之前他不可能有禪定的修習基礎,也沒有佛教教理的基礎,就這樣當下發明了佛智。當然,如果今生沒有扎實的基礎修行,悟后的功夫就會艱難一些。有一天他在廚房擇菜,馬祖問他,你在干什么?他說在牧牛。一邊擇菜一邊在用功,馬祖問你是怎么牧牛的?石鞏禪師回答“一回入草去,驀鼻牽回來”。

            關于悟后的用功,祖師們有時候說為“修即不修,不修即修”,這是從內證的層面來講。從利他的角度,永嘉禪師講:“說時默,默時說,大施門開無壅塞。”他天天在說,跟不說一樣,天天不說跟說一樣。我們舉一個例子,宋代的契嵩禪師,經常批評諸方學人或士大夫們的過失,著了很多書,身邊的人很少見他坐禪,等到圓寂以后,他使用的如意都化成了舍利。因為他天天在說,天天沒說,內心的境界恒與般若相應,嬉笑怒罵在大禪師那里都是涅槃妙心的自在運用,這是受持演說《金剛經》的典范。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免费网站色视频日本_日本精品久久久久精品三级18_成人免费无码婬片在线观看免费_亚洲一区二区国产精品一区二区